墜伤_【绝不更正文!!】

文没有,命一条……不给

【盾铁】不作不活(5) 上,中

感觉剧情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啊鲁

吃睡吃睡不更文,抱大白

本章萨法客串,我好像串剧了→_→

萨法是三鬼的片→_→

三鬼……三鬼……三鬼……→_→











好了不闹了→_→







嘿!嘿!朗姆洛小可爱,解释解释,男朋友是几个意思。Tony舔舔嘴,冲朗姆洛投去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抛媚眼似的望向巴基



Steve有些不满的用手臂蹭了蹭Tony


朗姆洛的脸黑的跟锅底灰一样,杀人眼看向巴基。巴基把脸放气并表示我啥也不知道


朗姆洛赶脚自己气得肚子疼,然后捂了个肚子
然后听见巴基鬼嚎了一声


Rum ,你怀孕啦!?QAQ


巴基在一旁嘤嘤嘤



Rum,我还没碰你呢,你怎么怀孕了……嘤嘤嘤,孩子不是我的

很好,朗姆洛现在脸上颜色比那个大呲花都多(大呲花是个啥@_@)

眼看朗姆洛就要一枪崩了巴基,Steve·和事佬·Rogers赶紧给巴基使眼色 ,又拉住马上要冲上去踹死巴基的朗姆洛




对于Steve投来的眼神巴基表示秒懂,低头踌躇了一会儿后,巴基一脸坚定的说


没关系,Rum,就算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会帮你照顾她抚养她的




Steve感觉自己已经石化,能听见石灰岩从身上掉下来的那种,Steve摆出巴基同款坚定脸,把朗姆洛的枪上了膛,还给朗姆洛,意思很明显就是巴基随便你处置我不管了




朗姆洛挑眉……微笑
对于巴基来说,算是个友善的?微笑?



打情骂俏之后的24个小时,朗姆洛再没出现过,发信息不回,电话打不通,定位被干扰


从始至终巴基始终沉着脸,把帽檐压得很低,不停地拨弄着枪栓,一屋子复仇者谁都没说一句话,只能听见巴基略略有些颤抖的呼吸,谁都没有办法一样的靠着身边的东西


Tony还是坐在全息屏前面进行全球搜索,Steve也紧盯着屏幕




   …………九头蛇




--------------------------------------------------------------------






朗姆洛感觉脑袋里有蜜蜂一样嗡嗡的闹,身子重的一点都抬不起来,旁边有嘎啦嘎啦的声响,但他连睁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朗姆洛再次睡过去了,两个小时后,他终于能睁眼睛看看这个环境


空气很潮湿,几只老鼠和蟑螂沿着墙角爬走,空气里弥漫着发酵酸奶和腐烂奶酪的味道。墙的周围围着铁栏杆。




哦得了,这根本他/妈就不是个屋子。


嘎啦嘎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朗姆洛下意识的掏枪


……空的,当然是空的,会有哪个傻子抓人还把武器留给你


朗姆洛轻哼了一声,抬眼望向那个还勉强能被称为门的东西



旁边的一堆腐尸,就像……烂咸鱼?

皮尔斯的脑袋挂在墙上,滴答着差不多完全凝固的血,两侧开了大洞,一侧烧焦痕迹边上爬着几只说不出是什么鬼玩意的虫子
老家伙的脑浆也差不多就被那些小玩意儿吃没了


有人开了那扇铺满血的门,顺着门的动作,有几缕光挤了进来,朗姆洛的眼睛闪动了几下,又迅速的眯了起来



进来的人比朗姆洛高了不止一头,脸上的疤从额头经过眼睛延伸到嘴边,另一只鼓胀的眼睛里有一层翳,但血丝还是能很明显的看出来


来人把枪扔到了一边,枪打到了墙壁,蹭过了老家伙的脑袋,他也没管,就是沉重的走过来,死死的掐住朗姆洛的脖子


……du wirst für meine augen bezahlen .
(你要为我的眼睛付出代价)



朗姆洛缓了一会儿发白的大脑,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狠狠从要被捏碎的喉咙里挤出了一句有点变音的德语


Ich kann Mich nicht erinnern, dass Mir getötet Oder den namen der Person, die nicht sterben (我从来不记得被我杀死的或者没死绝的人的名字)


他掐着朗姆洛脖子的手又重了几分,从靴子里抽出了有些生锈的匕首,对准了朗姆洛的眼睛

- ich erinnere mich an dich . (你总会记住的)

朗姆洛只是闭上眼睛等待被戳穿的感觉



突然有人开了门,沉重的靴子摩擦地上玻璃碎片的声音响起

Safar (萨法)stop,time to go

verdammt (该死的)男人低声咒骂了一句
伴随着阴沉的嗓音,眼前的男人放开了朗姆洛的脖子,拎起枪走出了房间

…………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