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伤_【绝不更正文!!】

文没有,命一条……不给

【随你活】Σ>―(〃°ω°〃)♡→

(二)上






我真的憋梗憋到死,国庆终于跪求到手机









江澄眼中的红血丝一直没有消去,魏无羡也难得正经的拉着江澄一路无言,这一路的气氛都不怎么对,金陵也没敢说话,悄悄的扯着蓝思追的袖子,一向大大咧咧的蓝景仪也安静得出奇







在船头等着的蓝曦臣依然是眼睛含笑的看着来的所有人




魏无羡拽着江澄上了蓝曦臣站着的船,从蓝曦臣身边过的时候故意把江澄向那边推了推




蓝曦臣撇头看见眼睛红红的江澄略略僵了一下,没说话,又侧了侧身子让金陵和思追上船





一路无言…………






所有人脑袋里似乎都是江澄哭了江澄哭了江澄哭了

魏无羡那种平常喋喋不休臊气话连篇的人,都一路皱着眉不说话,这夜猎弄得跟押犯一样,谁都不怎么愉快





蓝曦臣一路盯着江澄,倒是让江澄不自在得很,江澄若有若无的撇了几眼蓝曦臣,却又撞上蓝曦臣的眼睛,江澄刻意的低了低头





却没料到蓝曦臣向这边走来,鞋底敲在船板上的声音好似能要了江澄的命







蓝曦臣抬手想触江澄的手,没想到江澄咻的一下站起来刻意压了压声音:“泽芜君这是干什么……”

蓝曦臣正在空中的手被江澄突然站起来的动作撞到了一边,蓝曦臣的眼睛闪动了一下,就这这个姿势把江澄搂进了怀里。





江澄也没有动作,就这么站着任蓝曦臣抱,这害羞还是不能避免,毕竟这江宗主面皮薄,又是死傲娇人人皆知,江澄有些扭捏似的把脸死死埋在蓝曦臣怀里





船上另几对都默契的转过身看湖景,蓝景仪虽然自己一人,但也撇撇嘴不情不愿的转过身去,小心的蹲在船头把手伸入了水里,百无聊赖的打着圈,小声的哼唧唧。



     





                ————分割羡————



我懒了 ʘᴗʘ明天写


顶锅盖跑走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