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言_

举起大旗疯狂抬杠

有没有人吃刀子系列

不作不活有在更

懒得编辑,大概下周吧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发个超级小刀子,极小无比
嚼不烂就吐出去吧🤢

我果然不是写虐文的料😑









(1)锤基「死亡」




没有神知道洛基一辈子死了多少回,除了他半亲不亲的哥哥



神都可以活5000年,可洛基大概连1000年都没有到。




决定杀了灭霸的时候,洛基想了很多事情,占的分量最多的大概就是索尔,他不知道,当他把刀捅向灭霸的一瞬间。自己就已经放弃了生还的希望,也不知道他亲爱的哥哥索尔还希望他能活过来,就是一个玩笑而已,就像以前一样……




心最痛的,大概是索尔…





最不知道索尔心痛的,大概是洛基…




他们都互相隐瞒着对对方的爱,最后也没有说出来,也永远不会再被说出来……





「看了眼演员表,妇联4有基妹…………懵逼」












(2)盾铁「终点」




反应堆终于不能再保护托尼的心脏了,无数个细小的弹片争先恐后地钻入心脏,托尼躺在手术台上,史蒂夫坐在旁边





屋子里很安静





心跳也很安静




只剩下永远没有聚焦的咖啡色眼睛,和冰冷的身体……










跑啦
biu~ biu~(・᷄ᵌ・᷅)


转自微博(日常一伪更系列)


这个斯塔克家的小公举


违和感君已死亡

让我们欢快的吃起妮妮的糖

我这么有文采( ̄∇ ̄)

转自微博

最近刀子风声紧,赶紧抱走一坨糖

开心的像个减了两百斤的胖子

【盾铁】不作不活(5) 上,中

感觉剧情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啊鲁

吃睡吃睡不更文,抱大白

本章萨法客串,我好像串剧了→_→

萨法是三鬼的片→_→

三鬼……三鬼……三鬼……→_→











好了不闹了→_→







嘿!嘿!朗姆洛小可爱,解释解释,男朋友是几个意思。Tony舔舔嘴,冲朗姆洛投去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抛媚眼似的望向巴基



Steve有些不满的用手臂蹭了蹭Tony


朗姆洛的脸黑的跟锅底灰一样,杀人眼看向巴基。巴基把脸放气并表示我啥也不知道


朗姆洛赶脚自己气得肚子疼,然后捂了个肚子
然后听见巴基鬼嚎了一声


Rum ,你怀孕啦!?QAQ


巴基在一旁嘤嘤嘤



Rum,我还没碰你呢,你怎么怀孕了……嘤嘤嘤,孩子不是我的

很好,朗姆洛现在脸上颜色比那个大呲花都多(大呲花是个啥@_@)

眼看朗姆洛就要一枪崩了巴基,Steve·和事佬·Rogers赶紧给巴基使眼色 ,又拉住马上要冲上去踹死巴基的朗姆洛




对于Steve投来的眼神巴基表示秒懂,低头踌躇了一会儿后,巴基一脸坚定的说


没关系,Rum,就算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会帮你照顾她抚养她的




Steve感觉自己已经石化,能听见石灰岩从身上掉下来的那种,Steve摆出巴基同款坚定脸,把朗姆洛的枪上了膛,还给朗姆洛,意思很明显就是巴基随便你处置我不管了




朗姆洛挑眉……微笑
对于巴基来说,算是个友善的?微笑?



打情骂俏之后的24个小时,朗姆洛再没出现过,发信息不回,电话打不通,定位被干扰


从始至终巴基始终沉着脸,把帽檐压得很低,不停地拨弄着枪栓,一屋子复仇者谁都没说一句话,只能听见巴基略略有些颤抖的呼吸,谁都没有办法一样的靠着身边的东西


Tony还是坐在全息屏前面进行全球搜索,Steve也紧盯着屏幕




   …………九头蛇




--------------------------------------------------------------------






朗姆洛感觉脑袋里有蜜蜂一样嗡嗡的闹,身子重的一点都抬不起来,旁边有嘎啦嘎啦的声响,但他连睁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朗姆洛再次睡过去了,两个小时后,他终于能睁眼睛看看这个环境


空气很潮湿,几只老鼠和蟑螂沿着墙角爬走,空气里弥漫着发酵酸奶和腐烂奶酪的味道。墙的周围围着铁栏杆。




哦得了,这根本他/妈就不是个屋子。


嘎啦嘎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朗姆洛下意识的掏枪


……空的,当然是空的,会有哪个傻子抓人还把武器留给你


朗姆洛轻哼了一声,抬眼望向那个还勉强能被称为门的东西



旁边的一堆腐尸,就像……烂咸鱼?

皮尔斯的脑袋挂在墙上,滴答着差不多完全凝固的血,两侧开了大洞,一侧烧焦痕迹边上爬着几只说不出是什么鬼玩意的虫子
老家伙的脑浆也差不多就被那些小玩意儿吃没了


有人开了那扇铺满血的门,顺着门的动作,有几缕光挤了进来,朗姆洛的眼睛闪动了几下,又迅速的眯了起来



进来的人比朗姆洛高了不止一头,脸上的疤从额头经过眼睛延伸到嘴边,另一只鼓胀的眼睛里有一层翳,但血丝还是能很明显的看出来


来人把枪扔到了一边,枪打到了墙壁,蹭过了老家伙的脑袋,他也没管,就是沉重的走过来,死死的掐住朗姆洛的脖子


……du wirst für meine augen bezahlen .
(你要为我的眼睛付出代价)



朗姆洛缓了一会儿发白的大脑,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狠狠从要被捏碎的喉咙里挤出了一句有点变音的德语


Ich kann Mich nicht erinnern, dass Mir getötet Oder den namen der Person, die nicht sterben (我从来不记得被我杀死的或者没死绝的人的名字)


他掐着朗姆洛脖子的手又重了几分,从靴子里抽出了有些生锈的匕首,对准了朗姆洛的眼睛

- ich erinnere mich an dich . (你总会记住的)

朗姆洛只是闭上眼睛等待被戳穿的感觉



突然有人开了门,沉重的靴子摩擦地上玻璃碎片的声音响起

Safar (萨法)stop,time to go

verdammt (该死的)男人低声咒骂了一句
伴随着阴沉的嗓音,眼前的男人放开了朗姆洛的脖子,拎起枪走出了房间

…………
       

【盾铁】不作不活(5)上



这段写不下去了


下半段写个预警 :叉骨被九头蛇抓走,寇森退场,巴基,克林特半黑,盾铁默契max




----正文---------

嘿!嘿!朗姆洛小可爱,解释解释,男朋友是几个意思



Tony舔舔嘴,冲朗姆洛投去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抛媚眼似的望向巴基



Steve有些不满的用手臂蹭了蹭Tony



朗姆洛的脸黑的跟锅底灰一样,杀人眼看向巴基。巴基把脸放气并表示我啥也不知道



朗姆洛赶脚自己气得肚子疼,然后捂了个肚子
然后听见巴基鬼嚎了一声


Rum ,你怀孕啦!?QAQ


巴基在一旁嘤嘤嘤


Rum,我还没碰你呢,你怎么怀孕了……嘤嘤嘤,孩子不是我的



很好,朗姆洛现在脸上颜色比那个大呲花都多(大呲花是个啥@_@)


眼看朗姆洛就要一枪崩了巴基,Steve·和事佬·Rogers赶紧给巴基使眼色 ,又拉住马上要冲上去踹死巴基的朗姆洛


对于Steve投来的眼神巴基表示秒懂,低头踌躇了一会儿后,巴基一脸坚定的说


没关系,Rum,就算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会帮你照顾她抚养她的



Steve感觉自己已经石化,能听见石灰岩从身上掉下来的那种,Steve摆出巴基同款坚定脸,把朗姆洛的枪上了膛,还给朗姆洛,意思很明显就是巴基随便你处置我不管了



朗姆洛挑眉……微笑
对于巴基来说,算是个友善的?微笑?

















【盾铁】不作不活(4)

主盾铁,副锤基,贱虫,幻红,冬叉,寡绿,探鹰等

HE大旗我举,OOC大旗我举


先bb两句

看完妇联3很久了,死那么多我挺丧的,最近看到锤基超话,贴吧和文岗有很多自称基妹粉的狂丢杀人刀,有喷写手的情况emmm……我只想说在贴吧写了个HE的锤基欢乐梗就被骂了,我真的是受不了她们这种举着大旗盼着人死就发刀的……emmm,所以本章锤基会有点(必须甜的,发刀你打我),冬叉会有的,会有的,嗯……
【本章皮尔斯死算是私设】


Steve:Rumlow,你来干什么……

Rumlow :你明知故问啊,美国标杆

Tony:找Bucky……?


Rumlow :聪明,铁人

………………然后神奇的空气沉寂了很久

………………神奇的Tony没有找话茬

………………神奇的Steve没有拿大盾

………………神奇的朗姆洛没有用皱纹夹苍蝇

Tony:呃……你挺想念你的老队员?

Rumlow : probably ……
朗姆洛迅速脸红并闭嘴

Tony很快看出其中的隐情,挑了下眉,转身推了一把Steve


Tony:Friday,冻住Steve的最高权限


yes,boss


Steve:Tony……??QAQ

好队长内心嘤嘤嘤,Tony冲他眨眨大眼睛表达下歉意就把头转回去了,好队长哭晕在厕所

说说吧,怎么突然来找那个小胖子

Rumlow只是定定的看着Tony,没发出一点声音来


嘿,说说吧佣兵,没准我能帮你解冻你的小胖子。


朗姆洛还是不说话,虽然脸上的微红隐约表达了点儿什么………………朗姆洛抠着匕首

上帝,那匕首绝对是冬兵的,绝对是。

我杀了皮尔斯……我,感觉……我只能来找巴恩斯

你们做过了?这么着急?


什么?@_@

啊,哦没什么,我就觉得你脸红很奇怪,还以为你们做过了


做什么?

woc,那个小胖子都没碰过你的吗


然后朗姆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继续抠匕首
Tony有点烦躁的杵杵眉头



Friday,解冻Steve最高权限,让他进来


这家伙要找你的老战友,甜心



但bucky……


我知道甜心,政府那边我会找罗斯那个老家伙谈谈的,解冻的时候你去接他,省着那个小胖子再掐死几个人


咳咳,朗姆洛觉得现在站在这真他妈尴尬得要死了。前面俩大老爷们儿又亲上了,但谁让这俩人能把bucky从冰棍模具里头扯出来呢


经过Tony的软磨硬泡终于同意把bucky解冻的罗斯现在只想扒着厕所吐一顿,俩人各种在面前亲亲抱抱谈公事


在朗姆洛期待的眼神中,bucky在那个破箱子里醒过来
半裸的bucky看到朗姆洛直接完全清醒向朗姆洛要抱抱
朗姆洛的第一句话就是

……妈的你个小兔崽子为了你我爆了那个老头子的脑袋,现在是九头蛇的通缉犯!你特么在这个破箱子里呆的好好的,还特么的敢哭唧唧



bucky整只呆愣,然后立马嘟嘟脸给你哭唧唧看

天啊,为什么要你当我男朋友!

朗姆洛想都不想直接吼出
 

  全场呆愣…………@_@

         




                  ----------锤基上场分界---------


Loki ,我们回阿斯嘉德吧~




由一大坨肌肉组成的一米九多的壮汉现在跟被寇森没收小甜饼的克林特绝对一个表情

不要……

Loki 一边塞布丁一边拒绝后面由一大坨肌肉组成的一米九多的壮汉现在跟被寇森没收小甜饼的克林特一个表情的Brother


这个也要,这个,这个……


狂刷Tony的金卡买布丁,大包小包扔给亲爱的Brother,抛媚眼给好看的蝼蚁妹子们

Thor不停释放低气压吓跑偷拍敲可爱弟弟的蝼蚁妹子。
真的,她们一点都不好看,傻大锤一脸谁都没我弟弟好看的痴汉表情

     

   -_-#卡住了 …………咳咳咳咳

【盾铁】不作不活(3)

简介在第二章,傻了,吧唧的我忘记复制了


emmm……我也想嘤嘤嘤
本章没写上冬叉,但是巴基很快就要解冻了

朗姆洛要被亲亲抱抱举高高了(咳咳)

你们要是觉得写英文名字比较别扭的话我就改一下




【盾铁】不作不活(3)

上帝真他/妈会开玩笑,就在Steve会大厦的路上,就在Tony还没收拾好一地花瓣的时候…………下了场雨,还真是一点都不小


大雨滴啪嗒啪嗒的凿着排水井盖,崩在台阶上又弹跳回去,花店的花正在被收走……但Steve就一点没要躲雨的想法


Oh,shit!这场雨真遭透了


风把地上的花瓣吹的到处都是,办公桌上厚厚的一摞新机甲图纸现在就剩一张了………………很好,一张都没有了!

Steve脑袋里想着Tony,和九头蛇,或许各占百分之五十,但Tony应该占的多一点,工作也很重要,Tony占百分之五十一应该不会很生气吧


当Tony黑着脸把东西都归拢好之后,抬头就看见跟落了水的金毛基本一样的Steve,用他那该死的蓝里头还带着点绿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

Tony表示自己看不见

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


天啊,瞎/子才看不见,就算看不见但是那道炽热的目光也能把人烧个透了



Tony~……



他Tony·stark的内心是崩溃的,那个尾音符号真是恶/心到家了,像一个大型犬耷拉耳朵和尾巴湿/身向你撒娇,就差个嘤嘤嘤了。而且这人还是Steve·Rogers……他的老甜心……



Tony·stark很生气



                  ------纽约上空------




Rollins,找到纽约最丑的标准大楼,能多快就多快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就在您说的全纽约最丑的标志大楼顶上,Rum



难道我该夸奖你吗



Rumlow很快的刮了一眼Rollins,又专注的打量大厦上的牌子



STARK? Rumlow斜了斜嘴角翻了个白眼,端好枪就从直升机开着的一侧跳了下去,他确信Bucky在这。


然后……他看到了两个男人在接吻,一个全身都湿透了,穿着上个世纪品味的格子衫。另一个头上顶了两个花瓣,手里攥着几张图纸




Rumlow站在那,一脸你杀/了/我/儿/子的表情


Steve的四倍反应力也迟钝的不得了,他花了半分钟才感应到有人站在这



跟Tony在一起或许他就会迟钝很多



然后转头,看见一脸你杀/了/我/儿/子表情的Rumlow,手里
还拿了把枪



然后Rumlow看见那个顶着花瓣的小胡子说了句Friday
然后内心os今天不是星期二吗(呸)


yes,boss,Do you need to open experiment 64? (反护实验64号)



call ……


Nono,Friday。Call Fury……
  Steve插了句话


Do you agree with Captain Rogers, boss? (您同意执行罗杰斯队长的主意吗)



Tony愣了一下,Steve突然绷直的状态,吓了他一跳
Emm……it doesn't matter(随便)



stark?What's the matter



I think dear Captain America has something to say to you. (我想亲爱的美国好队长有话要说)



局长,交叉骨现在在大厦……

什么?!

………………

英语学渣表示莫名其妙就写起了英语,敲尴尬
语法有错的将就下蛤

咳咳嗯,因为用的是自动划线,不造为啥杀/了/我/儿/子被屏了


捂脸跑
















【盾铁】不作不活(2)

发现我上回发文把简介删了,我的错我的错,我补,我补

主盾铁  副锤基,寡绿,探鹰,幻红,冬叉,贱虫……还有的话想到再说

私设有,太多了就不做解释了,看不懂我随时回复

HE啥的必须是,OOC啥的必须算我的

预计下章有冬叉

干巴文,可喝水,喷的几率比较小哈

好了不bb了

之后的一个小时里,谁都没说话,除了Tony中途去接了杯咖啡
真是神奇,他的甜心没有很贴心的说  Tony这是第二十四杯了不能喝了

一个小时后Steve走出了房间……

boss………需要调出Rogers的监控吗

为什么?

…………

Friday, 你这是在嫌弃我吗

没有,boss

但他就是觉得刚才那串省略号在嫌弃他

或许我需要Steve的监控,咳咳,我是说,大概吧………………Friday?
Friday?

yes,boss

好吧,Tony·老傲娇·stark又不开心了,别问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监控影像放了很久,但Tony一点都没看,在沙发上坐着,谁知道他坐了多久,反正很短就是了,开玩笑,Tony可坐不住超过二十分钟

他下楼了,然后看到了围着Holle Kitty围裙做饭的Steve,Tony站定了很久
Steve……I just ……

…………

哦,亲爱的你不能这样
Steve?说句话,甜心

……………

cap,卤蛋找你有事
倚着门框看了很久戏的Clint蹦了一句话

好的我马上就去

好队长立马扯围裙出门了
…………excuse me? Tony内心无数妈/卖/批,站在大厦中独自凌乱,当然,除了身后笑成肉球的Clint。 Tony想把他轰出去

Tony闷了咖啡扔杯走人

空气沉寂了一会儿,似乎连Friday都被吓到了

Barton特工……我觉得boss很介意您的行为

哈哈……嗝……铁罐不会在意的……嗝

Barton特工,需要我向您推荐治疗打嗝的方法吗

不……嗝用
Clint摇摇晃晃的打着嗝扶墙走出了大厦
卤蛋找Steve有事当然是Clint随口编的,谁知道弗瑞那个老/混/蛋还真的找队长有事

                        ------神盾------

……事件是关于九头蛇的,对吗

朗姆洛的队伍有动静了,我们目前掌握的消息不是很全面,但你们要做好战斗准备

他们是来找Bucky的…………朗姆洛不会就这么甘心把Bucky冻回去

朗姆洛?皮尔斯真什么都不管了

最大的可能就是朗姆洛杀了斯皮尔,他要封口很容易……宁可不要一队人的命

Rogers,我希望你能做好这件事,Barens现在是目标,万一朗姆洛是要杀了他……

我知道……

Steve用手套碾着桌子,玻璃桌委屈的发出吱吱的声响,过一会才停下来
另一边,Tony揪着花瓣,他已经拔掉了Steve种下的大半植物,花瓣和叶子都被揪下来丢在地上。Tony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Steve·Rogers,操/他的Steve·Rogers


【盾铁】不作不活(1)

Tony可从不放弃可以工作的任何时间,他爱死那些带着机油的小零件了。                

Steve爱死Tony穿着带机油的工装服拿着小零件的样子了。

Clinton可不止一次吐槽过了,Tony那家伙就是机油味的甜甜圈做的,真是个奇怪的感觉

Tony总会顶回去,Clinton你就是那该 死的带着铁锈味的小甜饼做的

嘿,说的好像你不喜欢甜的                        

哦上帝,那样铁锈可真算是个完美的味道了

Tony边说边啃着甜甜圈靠在Steve健硕的胸(肌)里  ,Steve笑着轻吻Tony的眼角,手轻轻揉着Tony有点肉肉的腰。

一旁的Natasha 和Bruce正讨论着晚上要去看的电影。

小蜘蛛在和Wade炫耀自己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一堆 事情,Wade 一脸我老婆好可爱好想亲一口   

Clinton低头看了下自己的小肚子,他可不想溺死在这几位的粉红泡泡里,抓起一桶小甜饼屁颠屁颠找他的寇森去了 。

哦,Tony,你总是这样欺负Clinton

我可没有,道德标杆不能随便污蔑好人,甜心。

Tony耸耸肩,转身接了一 杯咖啡。

蜜糖,今天的第二十三杯了 ,不能再喝了

我真是很高兴甜心你竟然还数这个

哦,Tony,不须撒娇

天啊,我们性感的好队长不喜欢这个吗。

Tony说着向Steve的下身蹭了蹭,又抬头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向Steve  

我们的Steve·脸皮薄·Rogers立马就变身熟番茄

上帝啊,他感觉自己已经有反应了
去他的四倍忍耐力,Steve感觉这他圗妈都是骗人的 ,幸好这不是说出来的,谁知道他们的正直好队长会爆粗口,真是糟糕的要命

Tony扑哧笑出来,他盯着Steve看了很久,Steve一直以一种纠结的表情看着Tony身上的某一个点

老天,他的甜心太可爱了,顶着个大红脸僵直的站在原地。

Steve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在Tony面前自己简直就是个情窦初开的想随时上了对方的毛躁小伙子  

甜心你或许需要个凉水澡,嗯?

Steve不知道该怎么回答Tony,这真是太……
不过他确实需要凉水澡

脑袋里长着箭头尾巴拿着叉子的小恶魔说:嘿,哥们儿,上了他啊,小妖精在诱惑你

戴着光环穿着白衣服的小天使一脸真诚的说: 不不不,道德标杆不会这么做,理智,要理智

哦,去他的理智 ,Steve的欲望捏爆了小天使

Steve一把扯过Tony………







你以为有肉吗,no no no





Tony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了Steve的房间里的,老天,他只记得自己闷得要死,就顾着大口的喘气来着。

至于现在Steve像只金毛一样趴在他身上四处舔弄的时候,Tony很应景的说了句

Fu *k!

尽管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
Tony现在恨死Steve的超级血清了,该死的四倍听力

他现在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接受Steve·鸡妈妈·Rogers的训话

Tony,我毫不怀疑你说了脏话

甜心,我也毫不怀疑你的老二现在绝对不是软的

……………………

甜心,fu*k没什么的,他就像你喂我吃了个墨西哥卷饼一样,哦虽然我讨厌那玩意儿,真是难吃的要命,真应该放点儿香菜让它难吃到底……

Tony……

好吧你现在是软的甜心

……………

呃,你也不喜欢墨西哥卷饼吗,那真是太好了,就像你从来没喂我吃过墨西哥卷饼……